全国优秀三农媒体

最近热搜  搜搜    品牌农业   跨界务农   果业技术   绿色发展

<< 返回
当前位置
农村大众报 > 新闻 > 评论之窗 >

灰暗留守生活中,仍要看到阳光

灰暗留守生活中,仍要看到阳光

  “小宝走了,家人为他买来一具小棺材。有村民看到,入殓的时候,棺材怎么都装不下小宝的遗体:头放正了,腿只能屈着;腿放直了,头只能歪着。最终,小宝歪着头蜷在棺材中下葬。”
  上文中所说的小宝,有的媒体在报道时化名为小龙。小龙,15岁(有媒体报道为17岁),云南省镇雄县盐溪村沙塘组留守少年,正在读初三。在刚过去不久的除夕之夜里,他喝下了一斤半敌敌畏农药自杀身亡。
  “为什么别人都有好的家庭,我没有,别人都有一个美好的童年,而我却只有在阴暗的阳光里度过。”
  “我的死与我的家人有着很大的关系,原因是我爸爸他总是给我压力,给我难过……”
  以上,都是小龙写在遗书中的话。这些内容,也被一家媒体在报道时,重点强调着,并起了这样一个小标题:“父亲教育失范埋祸根”。
  看完了关于小龙除夕之夜喝农药自杀的新闻以及网上的评论后,笔者一直在屋里转圈:心里堵得慌,且很愤怒。笔者并不想把小龙的死,全部归罪于他的家庭(当然主要是指他的父亲)。
  指责一个人或一件事,是很容易的事儿,比如小龙的死。小龙的妈妈在他出生一年后,便和丈夫一起去昆明打工,把小龙留在家里让其爷爷奶奶照看。这对农民夫妻只有过年时才回家,在小龙成长的道路上,对小龙鲜有扶助。并且,小龙的父亲“脾气火爆”,“经常把怒火撒在小龙身上”。
  但笔者想说的是,小龙的家庭尤其是小龙的父亲绝不是让他走上绝路的唯一原因,更不是深层次的问题所在。
  小龙在学校里读书,学校提供免费的一日三餐。他每周只有30元的零花钱,可从学校到家的30多里山路,搭车就需要30元。没有办法,小龙就走着上学、回家。可走山路太费鞋,他一个学期就穿烂两双鞋。小龙把穿烂的鞋洗干净后,拿着找卖鞋的店家,说质量不好,要求换货。采用这个办法,他曾换回两双新鞋。就是这样,他的零花钱仍然不够,便向同学借,借的钱都记下来,多则20元,少的只有2元。
  小龙的零花钱这么少,是因为家里穷。穷的原因,除了超生,还因为他的父母是贫困山区的农民。即使小龙的父母多年来一直在城里干建筑,可他们家仍然没有钱。
  小龙死后,他的父亲眼都哭肿了。这位农民父亲说:“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带小宝(即小龙)在身边,可是在外面也进不了公家学校,一年一个小孩要3000块钱学费。”像小龙的父母一样,绝大多数选择让儿女留守的农民,都那么想带着孩子一起进城。可进城后,他们不得不忙于打工挣钱,没时间照顾孩子;再说,真要去公办学校,农民工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进去?让孩子留守在农村,并不是农民没有爱,没有办法罢了。
  农民进城和致富之路,是个痛苦的过程,这种痛苦不仅仅是奋斗过程中的艰辛和血泪,更包含了不得已的分离和放弃——不得不把老人、孩子留在农村,不得不放弃照顾老人、教育孩子的一些责任。
  但这并不是没有希望的。就像小龙,他打猪草、收玉米、扛东西,帮爷爷奶奶干农活时从不惜力。在遗书中他这样感谢抚养自己的爷爷奶奶:“在这十五年里,我感谢我的爷爷奶奶,是他们教我学会了为人处事。”
  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小龙,还是个心善的孩子,即便决定自杀时,他仍在遗书中这样写道:“我死了,麻烦你帮我把我的手机卡给小帅儿,告诉他网络钱包密码*******,手机卡在抽屉中。”这个手机是小龙帮别人干活换来的钱买的。
  读着小龙的遗书,笔者想,对于小龙来说,希望之为虚无,正于绝望相同。但对于无数正在留守着的青少年们,笔者却想说:绝望之为虚无,正与希望相同。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阳光就在前面。
大众报业集团农村大众报主办 Email:liyanncdz@163.com
网站所刊登的农村大众报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农村大众报版权所有,未经农村大众报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
Copyright (C) 2016-2018 www.ncdz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70030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