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优秀三农媒体

最近热搜  搜搜    品牌农业   跨界务农   果业技术   绿色发展

<< 返回
当前位置
农村大众报 > 三农人物 >

他曾花钱买户口逃离农村, 如今回农村搞养殖赚大了

他曾花钱买户口逃离农村, 如今回农村搞养殖赚大了

  春节期间,无棣县棣丰街道办事处小齐村的王涛算了一下去年养殖收益:13万元多些。这个纯收入“已经相当不错了”:因为一只商品狐狸的价格,已从几年前的1900元,跌到去年的400元。“前些年收益更好,回村搞养殖,挺好的。”他说。
  42岁的王涛在村西北有个占地4亩的养殖场,他是小齐村人,但不是农民。他小时是农民,长到17岁那年,在乡镇林业局工作的父亲,花2500元为他买了城镇户口。买户口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当时农村青年长到18岁,每年秋后都要去挑河——清挖河道、水渠里的淤泥,以便于第二年春季灌溉。挑河往往要到外乡外县,大冬天站在泥冰里干活,太受罪了。有了城镇户口,便不用再去挑河了。
  20岁那年,王涛到镇里的榨油厂干临时工,开始还不错,工资收入比村里在家务农的青年人高多了。进入新世纪,农民种养收入提高,王涛的临时工工资和身份,与农村青年相比,已经没多大优势了。
  2002年夏天,王涛同村里一个养狐狸的青年聊天时,问养殖收入怎么样,青年笑着说:不高。这位同龄人的笑让王涛有了想法,他便去了解当地农民养狐狸的情况。
  当时,当地农民养的是地产狐。这种狐长大后也就七八斤,商品价值低。于是,农民便让品种公狐与地产母狐交配,以便生下商品价值高的小狐,这种杂交狐可以长到十八九斤,并且毛长,皮子自然贵多了。可品种公狐重30来斤,很难与地产母狐自然交配。
  干林业的父亲订了很多报刊,王涛有空便翻看这些报刊。他从《农村大众》上看到这样一条信息:聊城一家养殖场,有狐狸的人工授精技术。
  王涛跑到聊城,交了2000元学费,学会了狐狸人工授精技术。2002年10月,他在村西北建起了养殖场,引进40只狐狸、3只貉子,又一次开始了农村生活。
  有了人工授精技术,喂养狐狸的收益大幅度提高,当地农民便上门求助王涛。这些养狐狸的农民,都喂养着众多的地产母狐和几只价格很高的品种公狐,王涛觉得帮助养殖农民搞人工授精,利人不损己,便答应了。
  现在,王涛的狐狸人工授精业务,除了当地,已经扩大到滨州、东营、德州和河北省的沧州市,每年春天,他要为上千只母狐人工授精。
  特种养殖市场风险大,大在价格波动太大。这也是他一开始养狐狸时,便试养貉子的原因。2006年,他又开始养水貂。水貂喂养技术,是他帮别人时学来的。王涛到沧州市帮助一个养殖户搞狐狸人工授精,这个养殖户的水貂养得好,他便求教窍门。这个养殖户说:其实很简单,根据水貂不同的生长阶段,掌握好不同的鱼、肉、鸡蛋、奶粉等在水貂饲料中的配比就行。
  现在,王涛的养殖场里,挤满了600多个养殖笼子,里面养着上千只狐狸、水貂、貉子。“特种养殖,市场价格变动大,但三种不可能同时价格都走低谷。有一种价格高,我就能有最基本的利润。”王涛说。
  去年狐狸皮价格低,有些养殖户赔钱了。王涛说,没到赔钱的程度,即便每张皮子跌到400元,他每只狐狸仍然有200元的利润。他说,能否挣钱,除了市场价格,关键看两条。一条是一只母狐产的仔中,最终有几只长成商品狐。如果产仔率低,成活率也不高,怎么喂效益都不会高。一条是喂养,除了喂养技术要过关,还要降低成本。
  说到降低喂养成本,当地养狐狸的农民,都认为王涛帮了他们。前些年玉米价格高,饲料中占主要成分的玉米粉拉高了喂养成本。邻村有个做豆腐的,豆腐渣是半废品,价格很低。王涛便买来喂他的狐狸、貉子。别人说,那是生的,肯定不行。生的可以煮熟了再喂。经过2年多的反复试验,两年前王涛便已证明:豆腐渣可以代替玉米面。煮豆腐渣费煤费时,王涛又在搞豆腐渣发酵试验。试验基本完成,成功后,他会让周边农民都用这一技术。
  王涛算了这样一笔账:现在玉米价格低,玉米面是1.15元每斤;豆腐渣每斤0.18元。他配一车料,用干玉米面,要32斤;用湿豆腐渣,要70斤,另外再加上6斤干玉米面,其他配料价格基本差不多。一车以豆腐渣为主的料,豆腐渣加玉米面的成本是19.5元;一车以玉米面为主的料,成本是36.8元。一年天天在喂,一天还要喂两顿,小账算出大节省。
  王涛的这种用豆腐渣替代玉米面的办法,很快被当地养殖农民普遍使用,这让养狐狸的农民在价格低迷时,大大收益。


◎快评
利人也利己才能做大市场
  王涛说,他这些年一直在订着报刊,《农村大众》年年都订。“不要想着报刊上的信息每条都对你有用处,一年有一条就行了。有的信息,会让你一生受用。”
  王涛说,他除了想把自己的养殖场搞好,也想帮更多的农民靠养殖增收。因此,他帮助农民搞人工授精,把试验了两年多的豆腐渣替代玉米面办法免费告诉农民。
  “我和附近养狐狸的农民,不是竞争关系。养的多了,来的收购商就多,我们在有更多买主时,便有了一定的定价权。只来一个收购商,价格人家说了算,完全可以在价格上压死我们。”王涛说。
  诚哉斯言。记者在近些年的采访中,遇到了太多的“商业秘密”——一个卖二手挖掘机的说:你报道出来,有人便效仿,抢我的二手挖掘机货源和买主;一个卖老棉裤的说:你报道出来,有人知道做老棉裤可以挣钱,会有更多的人去做、去卖,抢了我的生意。
  因为这种所谓的“商业秘密”,记者已经多次中途停止采访。次数多了,有时便忍不住哑言失笑——信息时代,这类东西哪有商业秘密可言?与其死守着那点小买卖,不如把挣钱的门路告诉周边人,大家一起做,做大了,闯出一个大市场,利人又利己。这便是我们常说的共赢。
 

大众报业集团农村大众报主办 Email:liyanncdz@163.com
网站所刊登的农村大众报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农村大众报版权所有,未经农村大众报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
Copyright (C) 2016-2018 www.ncdz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7003087号